<track id="nnpnn"></track><p id="nnpnn"><del id="nnpnn"><mark id="nnpnn"></mark></del></p>
<p id="nnpnn"></p>
<track id="nnpnn"></track>

        <pre id="nnpnn"><ruby id="nnpnn"></ruby></pre>

        <p id="nnpnn"><mark id="nnpnn"></mark></p>

        <pre id="nnpnn"><ruby id="nnpnn"></ruby></pre>

          <pre id="nnpnn"><del id="nnpnn"><mark id="nnpnn"></mark></del></pre><pre id="nnpnn"></pre>
            News

            做客戶信賴的企業

            廣東“機器代人”一線調查

            發布者: 伊萊斯    時間:2021-12-23 13:59:15

            導讀:

              作為傳統制造業大省的廣東,近年面臨經濟轉型升級。而“機器代人”已成廣東不少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成敗。2015年,廣東機器人保有量達4.14萬臺,占全國18.8%、全球2.49%。其中,2015年新增機器人1.82萬臺,占全國四分之一、全球6.9%。一言以蔽之,廣東漸成“機器代人”大省。

              在國務院印發的《中國制造2025》中,對“機器人”提到了有12次之多。

              而廣東,這一制造業的大省,對機器人的需求也更為迫切。如何真正的用好機器人帶動產業升級,并在大量需求的背景下催生出一個真正的優秀機器人生產行業,是一個需要面對和解決的問題。而伴隨著“機器換人”的,是一系列生產要素、人才結構的轉型,這無疑是一場“新工業革命”。

              機器人,這一人類二十世紀的幻想,在二十一世紀終將一個個成為現實。

              “機器代人”熱潮在廣東持續升溫。

              2015年,廣東機器人保有量達4.14萬臺,占全國18.8%、全球2.49%。其中,2015年新增機器人1.82萬臺,占全國四分之一、全球6.9%。一言以蔽之,廣東漸成“機器代人”大省。

              記者近日在廣州、佛山和東莞調查發現,越來越多的機器人正以“新藍領”的身份走進車間。企業希望借此解決人工成本上漲、招工難的“近憂”,亦謀求維持產能以快速響應市場,提高生產效率和產品質量以重塑競爭力。

              不過,轟轟烈烈的“機器代人”也開始趨向理性,更多企業不再盲目趕機器人潮流,而是結合自身實際和行業前景,開始探索適合的技術改造模式和節奏。

              “機器代人”一線調查

              作為傳統制造業大省的廣東,近年面臨經濟轉型升級。而“機器代人”已成廣東不少制造業企業轉型升級成敗。

              東莞市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向記者坦言,如果不進行“機器代人”,企業或許死路一條。

              這家從事手機及筆記本觸摸屏蓋板玻璃研發生產企業,從2012年啟動“機器代人”,目前已實現高度自動化生產。該公司的無塵車間里,原材料經復雜工序最終變為產品,原先密密匝匝的工人,已被數百臺快速精準的機器人取代,僅剩少量工序仍需人力銜接。

              總經理介紹,按月產1500萬-2000萬片產品算,此前最少需要6000名工人,“機器代人”后僅需1800人。過去,熟練工每人也只能操作2臺設備,現在普通工人稍加培訓,每人能操作多達25臺設備。一些主要崗位,“機器代人”后效率能提高達10倍。因此,從節約人工成本的角度來看,技術改造投入的5000多萬早已收回。

              受益于機器人的廣東企業不止一家。廣東某家具有限公司轉型升級后,訂單紛至沓來,但產能開始跟不上。該公司董事長告訴記者,今年4月進行流水線自動化改造后效率提升60%,下一步計劃引進焊接機器人,讓焊接環節效率倍增。

              廣東機器人火熱背后,其原因不難分析。首要原因是勞動力緊缺。

              數據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廣東省2萬家定點監測企業的平均員工缺口達38人。比如,作為“世界工廠”,東莞一度曾遭遇“招工難”困擾。不過,東莞市經信局調研員梁經昌最近曾表示,該市在實施“機器代人”后,企業招工難的現象得到極大緩解。

              其次,成本上升也倒逼“機器代人”。

              數據顯示,2008年前的30多年,珠三角工人月薪標準僅升100多元,但隨后7年,廣東一類城市最低工資標準從860元漲至1895元,增長1.2倍,制鞋、家具等行業甚至翻番。

              據佛山市經信局副局長張慶云介紹,一個普通產業工人平均一個月3500元成本,引進機器人后,一個機器人平均可以代替8個產業工人,一年可以為企業節約30萬元的人力成本。

              “機器代人”的另一個因素,是工業產品越發精益求精。曾建軍表示,各大手機品牌對供應商的要求日漸嚴格,而機器人穩定精確,可大幅提高產品質量。這家企業也因此引來三星、華為等合作伙伴,并獲得認可。

              多方發力支持“機器代人”

              廣東制造業轉型升級已勢在必行,“機器代人”也成為廣東制造重塑競爭力,實現向智造強省轉變的關鍵突破口。

              廣東2015年發布的智能制造發展規劃和工業轉型升級三年攻堅計劃曾明確提出,三年內投入9400億元,推動50%以上工業企業完成技改,制造業向自動化、智能化、高端化邁進。

              廣東各市政策更是百花齊放。比如,東莞為提高企業“機器代人”意愿,設立專項資金進行貼息補助,并開展企業“零門檻、零首付”技術改造信貸計劃。佛山則每年安排5300萬元扶持大型骨干企業、勞動密集型中小微企業開展“機器代人”和成套自動化設備改造。

              而“機器代人”也初見成效。仍以東莞為例,該市66%制造企業實施“機器代人”項目后,勞動生產率平均提高64.9%,產品合格率從89.3%提高至96.6%,單位產品成本平均下降12.5%。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企業意愿強烈,政府也及時推動,但廣東“機器代人”火爆的背后,也還留下諸多問題待解,探索仍任重道遠。

              廣東機器人產業協會秘書長張旭告訴記者,“機器代人”一個突出問題是供需信息不對稱問題。企業要么不知道怎么改造,舍不得改造,總體意愿仍然較低,要么就是盲目改造,認為只是簡單把人換掉就可以。此外,不少企業家觀望情緒也較重,對技術、人才、投資有擔憂。目前,“機器代人”處于爆發階段,但是真正的需求仍未徹底釋放。

              《廣東資本有機構成變動趨勢研究》也認為,廣東必須消除“機器代人”推進中四大認識誤區:“機器代人”不是全部制造業必須使用機器人;不是要換掉全部崗位勞動力;不是簡單提高效率而是必須提高質量;政府要引導不要主導。

              事實上,記者調查中也發現,廣東轟轟烈烈的“機器代人”開始趨向理性,更多企業是在結合自身實際和行業前景基礎上,探索適合的技術改造模式和節奏。

              廣州某設備有限公司智能制造工程中心主任助理就表示,其90%以上企業采取高性價比改造方案,即先實現單機、單元、局部自動化,形成高性價比的滾動投資,梯度推進。這取決于企業自身條件和需求,并不是一味追求高精尖就好,甚至有的企業受供應鏈影響,條件太差,不適合改造。

              另一方面,高重復度、高強度、高污染和高危,及高精尖準要求的崗位成為當前“機器代人”的重點目標。

              據廣東省經信委測算,2020年末,廣東工業機器人保有量將達30萬臺以上,占全國1/3以上,機器人密度將達100臺/萬人以上。


              廣東伺服    國產伺服    國產伺服驅動器   國產伺服電機    工控自動化    運動控制專家



            • 郵箱:sa@elesy.cn
            • 傳真:0757-23276638

            掃一掃
            關注公眾號

            Copyright ?2021 廣東伊萊斯電機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197070號 聯網備案號 44060602001253 郵箱入口

            技術支持:佛山網站建設

            伊大人久久大香香蕉国产_久久精品国产亚洲av麻豆_国产亚洲综合久久系列_国产一本一道久久香蕉